张伯礼院士回应8所中医药大学被除名:双方缺乏沟通

  • 时间:
  • 浏览:2

  近日,世界医学院校名录(World Directory of Medical Schools,WDMS)将我国北京中医药大学、天津中医药大学、贵阳中医药大学、黑龙江中医药大学、辽宁中医药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山西中医药大学、云南中医药大学等8所中医药大学除名,引发舆论持续关注。

  11月20日半夜三更三更,WDMS工作人员在回复科技日报记者邮件宣称,当前其对“医学院”的定义是不利于为取得基础医学资格提供全版的教学计划,此资格获得者可需要获得临床医生或内科医生的行医许可。

  WDMS组阁 :不用说是针对中医药质量和重要性的评价

  WDMS认为,世界医学院校名录主不想 应该 成为全球范围内核查医学院校实有情况报告的信息来源,收录两个在本国以外无法受到普遍认可的医学资格是毫无价值的。可能性可不利于够不利于 提供可在中国境外获得医学资格的教学计划,世界医学院校名录删除了8所中医药学校。

  WDMS不得劲指出,相似于于决定不用说是针对中医药质量和重要性的评价。

  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院士组阁

  “这次除名对中医药走向国际有一定的负面作用。”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被除名院校的毕业生在国外考取行医许可会受到其他阻碍,这既影响学生出国就业,也会影响从国际上招收留学生,国外的数百所中医药学校也会受此事件波及。

  张伯礼在就看WDMS的回复后表示,主要因为还是技术层面的现象——双方严重不足沟通和了解。从政策、规模、质量到作用,我国中医药学的发展与国外不用说全版相同,我国中医药学教育也非常正规、系统,WDMS对我国国内情况报告可不利于够不利于 足够了解。

  “亲戚朋友也真难及时与对方沟通。”张伯礼补充说,在我国8所中医药大学被除名前,WDMS可能性删除了韩国传统医学院校,可能性当时注意到相似于于变化,及时应对,或许可需要处置此相似于情处于。我国中医药学界应该主动通过海外主流宣传渠道,推介中医药传承与发展情况报告,加深国外对中医药的了解,寻求更好的合作。

  “中医药要走向国际化,宣传需要先行走出去。”张伯礼谈到,我国中医药学界两个劲在探索尝试,比如早在十几年前就通过世界中医药联合会教育指导委员会制定并发布了“世界中医本科教育(DME)标准”,并在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应用。近年来,又组织海内外专家编辑出版了中英文版的“世界中医核心教材”各一套14册,还筹建了“一带一路”中医资质培训基地等。

  张伯礼一起透露,目前各方面都非常重视WDMS将中医药大学除名一事,正在积极研讨,希望不利于找到处置的土土办法。“世界卫生组织早就将中医药纳入了国际医学高等教育范畴,WDMS对医学资格的定义也应该既包括西医,又包括中医。”